• 注册
    • 回帖总排行
    • 采纳总排行
  • 完美者
    完美者
    1091次回帖
  • 一个人的日子
    一个人的日子
    246次回帖
  • Yi
    Yi
    77次回帖
  • 伊布杰朗
    伊布杰朗
    54次回帖
  • 汽车修理工
    汽车修理工
    47次回帖
  • xuyihong
    xuyihong
    39次回帖
  • 小小人
    小小人
    35次回帖
  • guduxiaoyao
    guduxiaoyao
    34次回帖
  • 幕落掩风流
    幕落掩风流
    24次回帖
  • gn01961527
    gn01961527
    24次回帖
  • w26896916
    w26896916
    22次回帖
  • 又
    22次回帖
  • 為所欲為
    為所欲為
    21次回帖
  • 2233
    2233
    21次回帖
  • 小顺玉
    小顺玉
    20次回帖
  • 佐匹克隆
    佐匹克隆
    18次回帖
  • 完美者
    完美者
    4次被采纳
  • 伊布杰朗
    伊布杰朗
    1次被采纳
  • 阅读 阅读 关注:6 内容:8587

    贾建霞散文 :想 念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阅读
    • 贾建霞散文 :想 念

      这是深秋,成熟的庄稼已被辛劳的人们肩扛背驮地带回家,或晒干藏于宽大的柜里,或拧成串儿挂于高高的树杈上。

      这时的它们,只管静静地接受太阳的洗礼,或默默地经受时光的考验。大地一片赋闲,那些种上庄稼的,小麦种子在地下开始了孕育前的准备;那些闲置着的土地,一心一意地等待着有朝一日的下种。不远处那片凋零着的,是尚未来得及拔的谷杆,一定是主人忙得要么复习考试要么出嫁女儿而没顾上,才让它们在秋天的大地得以延续而成为这天高云淡秋风送爽时的风景。

      彼时的我,一定是害怕农村冷而穿上了厚实的外套,饱暖、轻便的运动鞋。饭罢,受妹妹之托,拎上袋子,沿河道去往街市。此日并非三六九或一四七这两个临近村子的集日。

      没有了集市的方便,我就不言而喻,直奔自己老家的小镇,那里不逢集,也有几个超市和许多摊点。沿途,清凌凌的丹江河悠悠地东流而去,芦苇荡漾,水草丰茂,白鹭翩跹,水鸟起飞又停落,偶尔的鸟叫声和刁到猎物的惊喜声点缀了河堤的寂静。

      我健步疾走,每一处景都让人看不够,路边白墙灰瓦有着防火墙的徽派民居,路跟豁朗而无闲草缭绕的沉静山坡,沟谷里逸散而出的清冽之气,荷塘边依然丰盛的草木,枯萎凋零的荷茎,如画的风雨桥,诗意的七孔拱桥,高耸的娘娘庙及对面风格别致的魁星楼,干净的石板路,古风犹存的宋金街,古道风情的清风街,以及打扮得古意且不停穿梭的机灵的店员……这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生动形象地鲜活着,将一个平凡却又不凡的小镇演绎得令人惊喜,且时隔多年,如今依然令人心生向往又频频回首。

      走完宽阔干净的景区路,转上视界受阻且有点狭窄的村巷老路,来到熟悉的街上,街面依然,凌乱却相对整洁,店铺门开,卖糕点、麻花、面皮、蒸馍、调料、水产、衣服鞋帽、日用百货,林林种种,应有尽有,比集日少有的,是那些远处赶集人带来的土特产和贩子的物品,比如一捆旱烟,自产的枣或核桃及上山采摘的拐枣子,整车的蔬菜、水果,零散的卖眼镜、配钥匙、修拉链摊点等。走过熟识与不熟识的店面,来到超市里,挑选了水果、干果和菜品,付钱走人。又急切地按原路返回,手上、臂上是沉甸甸的袋子,但心里却贪婪于望不尽看不厌的景。

      坐在凉飕飕的风雨桥上歇息,看身前身后的景,一片迷茫中,便有了四季轮换的感触——春天的荷塘亟不可待地擎着细小的嫩叶,将淤泥深处的梦想说出,让深埋在底下的藕有了表达和成就梦想之机。夏天是荷的鼎盛期,婆娑阔大的枝叶,绿油油地汪着遮不住的生机和活力;更有那任你妙笔生花也描写不尽的荷花,日日地开,白天黑来地开,持续不断地开,猛烈地开,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开放,欲把整个荷塘开成荷花的世界,开成亭亭玉立的专场舞蹈。

      贾建霞散文 :想 念

      终于,整个荷塘成了荷花的专场,也到了该凋零萎谢的时候,秋风刮过,高傲的荷花终于收场,好像戏子卸妆,形容枯槁,色衰日甚,狼藉又凌乱,残荷点点,任你芦苇荡漾,任你打莲子的小船游来荡去,再也没有心思顾及,更无雀跃和舞蹈的情致。“月盈则缺,花盛而谢”。

      冬天的荷塘更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农人们掘地三尺,挖去泥湿又脆长的莲藕,曾经水光潋滟的荷塘已是低一塄高一塄地层次分明,像一座座相连起伏的深青色山脉,昆虫们趴在上面,几天几夜也翻不过这道道土梁,如山里的人去看海,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还是挡在眼前望不到尽头的山峰。

      在山的那边

      依然是山

      山那边的山啊

      铁青着脸

      我站在刻有《棣花之恋》的石壁处照相,彼时,深秋的阳光似有若无,清风徐徐地从我脸颊吹过,正是我喜欢的季节和天气,更是我欣赏的情致,绿字白壁,红条纹毛呢衣、白纹巾,诗意的歌词与美好的心境,相映成趣,如今想起来都令人久久激动,回味无穷。我顾不得逗留,看时候不早了,赶紧朝回走,两岸的风景依然一一掠过我多情的眼睛,藏在我不舍的心里,站在丹江桥上看悠悠的江水缓缓东去,远处迷雾茫茫,但未曾感觉一丝寂寞和荒凉。不远处的村里,有坐在轮椅上时刻牵挂我的老人,有期待我归来的孩子和亲人。那守望的眼睛和期待的神情,温暖和激励着我,让我牢记出发的理由,愉快地踏上归途。

      黄章明散文:捉知了

      从我记事起,就跟着大人和孩子们捉知了(Liao读轻声)。知了是一种害虫,专食树木里的养料,我们当地人管知了叫“解娄鬼”。捉的时候,单指知了的幼虫,尚在泥土中的知了,从地下爬出的那刻,唤醒了生命,等爬到树上长大后羽翼丰满,蜕变成功,立马变成一只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签到中心
      小黑屋
    • 返回顶部
    • 免责声明 | 友链申请
      © 2017-2018 完美者 - 每个人都有颗追求完美的心      已艰难运行:      本站由 WordPress 强力驱动